父母在,不远游……
 父母在,不远游……
 
    子曰:“父母在,不远游,游必有方。”
  年少时不懂这句古语的含义,曾私下耻笑:为什么总要留在父母身边?校园中的我很赞叹“好男儿志在四方”这句话,虽为女儿身,也梦想去云游四方。
  带着这个梦想,我毕业后离开了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城市,也真正离开了父母的身旁。曾经为自己能实现这一愿望而自豪,曾经为自己能走出家门而庆幸。殊不知世事艰辛,唯有离开家乡的人能体会到。
  毕业回家的前几天,母亲便开始了每日两三个电话的问候,想着准备些我喜欢吃的菜肴,提前一个多星期就叮嘱不要误了飞机……只是真正到家了,温存也不过两三天。跟母亲相处的日子,总是为芝麻绿豆大的小事争吵,气的两人都语塞良久。然后便打电话给父亲告状:“我妈更年期了,你快回来看看吧,我不要当出气筒了……”就这么嚷嚷着、吵吵着,最终把父亲拉回家里陪我一同忍受“女人”的唠叨(父母在不同的城市做生意)。后来我才知道,父亲大老远开车回来是专程来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。
  父亲,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男人,年少的大多数时间都是他陪伴我,骑车载我去练琴,为我亲手做兔笼,冬天拉着扒犁带我玩……从什么时候起,这个男人的身影渐渐淡去,变得不那么强壮?是从我因为失恋彻夜未眠的时候起吗?是从我踏上离家的飞机独自闯荡的时候起吗?是的,当我的眼中不再有幼时的青涩,当我的肩上开始接过想要给他们幸福的那份重担……,因为忙碌我已经很久没有想起那双温暖而有力的大手,那双曾托起我美丽童年的手,很久,没有牢牢抓住了。
  刚刚离家的时候,总觉得独立是一件特别了不起的事情,还曾自以为是的向朋友炫耀喜欢一个人的生活。如今开始每天给父母一通报平安的电话,会给母亲发一些自己逛街、吃饭的照片。此时,看着这座城市的傍晚,散落在苍茫大地上的一栋栋高楼里明明暗暗的灯光,召唤着晚归的家人。路灯开始点亮,行人开始加快步伐拼命往回赶,生怕让家里的那盏灯、那个人等的太久。
  我也曾动摇过,到底要不要回来,或是找一份差不多的工作陪在母亲身边,但每次谈论到这个问题,她都很坚定的否定了我的想法,还曾开玩笑的问她:“你是有多不喜欢我啊?”但心里一万个明白她是不想因为自己耽误女儿的前途,她非常明白女儿不是一个“差不多就好”的姑娘。
  现在,我总安慰自己,既然已经背弃了“父母在,不远游”,便只能尽力做到“游必有方”。这一次,仗着爱与包容,固执往前走,狠心不回头,内心却一直在奋力呼喊:“请一定一定要等我,等我在这里站稳脚,接你们来!”
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财富俱乐部  裴颖悦